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网 > 游戏

伊凡雷帝 第四章 血债血偿

发布时间:2019-09-24 16:46:13

伊凡雷帝 第四章 血债血偿

求推荐票!

越往北部走,越来越寒冷。

终年的积雪掩盖着这一片的冻土层。

暴风雪眷顾的寒冷森林,茫茫的白雪中踩出了一道黑色的痕迹,在伊凡的身后的云层中不断的闪烁着电光,一道接着一道的雷霆从天而降,在柔弱的积雪上砸出了一个深坑,形成了波澜壮阔的蔚然大观。

暴虐的燃烧之后遗留下来的指路标,表明着伊凡离开的方向。

他故意在阿拉萨斯留下了活口,是为了向教皇和摄政王传达了一个噩耗,看似牢不可破的神圣拜占庭终于迎来了他们最大的敌人,曾经被放逐的王储已经成长为一位强势的暴君,回归圣彼得堡,抢回属于他的东西。

“杀戮,杀戮,杀戮。”

脑海之中断断续续的低沉之声在他耳边环绕,那些背叛了自己父亲腓特烈的叛徒们,那些抢夺了属于他继承权的腐朽贵族,那些在宫廷之上畅饮美酒而嘲讽自己的野心家们,都将会血债血偿。

就如同历史上年幼时的伊凡沙皇一样,伤害过他的人最终只有不得善终的下场,他的双手沾满了仇敌的血腥味

伊凡雷帝  第四章 血债血偿

“这个世界对待你的族人很残忍,以牙还牙并没有什么不对。”

召唤雷霆的力量是双刃剑,伊凡自信可以从阿拉萨斯一直杀到圣彼得堡,然而驾驭不了的狂暴恐怕会反噬自己,还没等坐上王位,理智全盘崩溃他就变成一条只知道杀戮的畜生。

他刚刚在阿拉萨斯收割了无数人的灵魂,所过之处只有死亡伴随着自己。

飞鸟,巨熊,麋鹿,都在雷暴的阴云之下灰飞烟灭,森林在闪电风暴的席卷之下被硬生生的劈成了两半,中间留下一道燃烧的路。

踩着炽热的泥土,伊凡从地狱光景般的燃烧之路走过,遗留下了一道路标,引诱圣十字军前来。

摇曳的火光之中,他看到了那些在被抹杀的,痛苦燃烧的灵魂,绝望,沙哑,撕心裂肺的恸哭充斥着整个地狱般的光景。

伊凡是第二个见识过地狱光景而没有崩溃的人,第一个是诗人但丁。

然而他依旧面无表情,多年来的逃亡生涯让他明白,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向历史上的雷帝一样强势,且不可动摇。

肆虐的暴风雪并没有吞噬雪白群山之中的身影,而他的身后,是一条燃烧着火焰的道路。

伊凡继续往东走,深入那一片连神圣拜占庭也讳莫如深的雪原森林,哪里有一群被世人遗忘的战士,等待着新的主人。

已经走到了群山的深处,伊凡终于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望向一路弯曲蔓延的黑色足迹,在冰冷的空气中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陷阱足以迎来神圣拜占庭的精锐了。

暴风雪漫过了他的披肩,他站在雪地之中一动不动,脸庞的棱角冷峻的如同神袛。

一尊雷神。

顶着漫天的暴风雪,讨伐恶魔的圣十字军在向梅克伦堡森林迈进。突然出现的暴风雪天气,并没有改变劳伦斯试图寻找猎物的决心。

教会不喜欢失败者,跟随在他身边的圣职者也同样不喜欢。

劳伦斯率领着大军,试图从暴风雪中捕捉到某个的沉睡身影,他的脑中曾设想过无数次面对恶魔的场景。

拥有禁忌之术的亡灵巫师一样躲不过教会的审判,在他看来,所谓的恶魔也只不过是某个偷学了禁忌之术的法师。难怪教会掌权之后,会将他们驱逐到遥远的黑天鹅堡。

骑马跟随在他身边的“白手套”一直机警的眯起了眼睛,宗教裁判所专门负责清理异端们,无论是长达一个多世纪的猎巫运动追捕女巫,还是猎杀潜藏在沼泽中的黑暗生物。他们都游刃有余。

因为他们强大到目空一切。

教会统治这片大陆,没有人敢向正统的神圣权威发起挑战。

宗教裁判所的圣职人员从来都不相信恶魔的传说,在他们眼中只不过是某个侥幸获得可怕邪恶法术的巫师。就像无知的人曾将未曾见过的鲸鱼称之为利维坦,虽然偶尔也有偷学禁忌的亡灵巫师成功的召唤出邪恶的仆从,但高傲的圣职人员从来都不惧怕在圣光之下斩首裁决的生物。

他们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猎杀者,黑暗生物在教会面前唯恐避之不及。

甚至连带头的圣职人员小队,对于莱纳斯派遣十二位白手套圣职者的做法,也感到小题大做。

“圣职者,你觉得我们这次面对的是什么东西?”

劳伦斯望了一眼白手套的圣职者,只要有他们存在,劳伦斯的军队就从未害怕过。

带头的圣职者发出咯咯的嘲笑,透过诡异的鸟嘴面具,劳伦斯甚至不确定对方是否真的流露出微笑的神情。

他说道,“不过是一头恶魔的仆从而已,长剑,弓弩和投石车的效果,远远不及一瓶教皇加持与祝福过的圣水。我们会轻而易举的割下那头恶魔的脑袋,然后带到圣城,净化掉他的污秽。”

圣职者还没说完,微笑凝固在脸上,他望向前方的雪地,眯起了双眼。

一行人都流露出如临大敌的谨慎,因为他们无一例外的感觉到邪恶的深渊正在盯着自己。

“你好啊,劳伦斯。”

伊凡掀开了兜帽,流露出让劳伦斯感到惊讶的脸庞。他依旧记得幼时躲在腓特烈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的身影。虽然国王被驱逐到了寒冷的荒原,但他依旧效忠着旧日的王室。直到劳伦斯放弃了心中坚守的信仰,向权势滔天的教会投降。

“你是?”

劳伦斯盯着与风雪混杂在一起的脸,瞬间脸色惊变。昔日的一幕一幕场景在他面前浮现。

那是他曾下跪过的,神圣的君主。

他最后只苦笑着挤出了两个字,“是你。”

“我回来了。”

伊凡的双眼瞬间变成猩红的颜色,他的眼神充斥着仇恨和憎恶,望向了劳伦斯和圣职人员身后几千人的军队。

漫天席卷的暴雪以伊凡为中心,瞬间被某种冲击炸开消散,厚重的积雪正在他的四周围慢慢的融化,空气中出现了让人血液沸腾的温度,灼热到令人躁动不安的地步。

雷霆的震鸣在军队的头顶上响起,天空中仿佛出现了重鼓在敲打,轰鸣声不绝于耳。

之前一直没有动作的圣职人员,此时流露出一脸兴奋的神情,他们终于找到了一直以来搜寻的怪物。

所有的圣职者取下了白手套,从怀中掏出了制裁黑暗的短刃。迅速的朝着伊凡逼近。

在劳伦斯看来,这些宣称正义的圣职者,在风雪中看起来,更像黑暗的怪物。

不过很快他们将会意识到,自己此时的错误估计,不过是成为雷神暴虐之下的祭品而已。

伊凡深吸了一口冷气,试图缓解肺部的炙热燃烧的恶灵,目光越过了冲向自己的圣职者,还有蠢蠢欲动的精锐圣十字军团。

“替我向背叛我父亲的邓尼金和高尔察克问好。”

“顺便告诉摄政王尤里乌斯,你们正统的皇帝,回来了。”

大同治疗盆腔炎费用
辽阳治疗卵巢炎医院
西安牛皮癣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费用贵吗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在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