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网 > 时尚

杀手芹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3:56
【注】:这篇文章刚写出来的时候,有人问我,什么是芹花?有芹花这种花吗?故此说明,所谓芹花,乃属伞形科植物水芹之花,色白,味苦而性寒,主治毛窍血出,古称为脉溢。


我对着镜子笑了起来,嘴角抹着一弯弧线。
手里的烟已经熄灭,烟蒂还闪着火星子,在夜色中显得妖异。
或许你已经看见了我,紫色的头发,锐利的眼。
当然,你不会知道我长什么模样,一副银白的面具遮住了你的视线。
这时,你终于感受到什么是恐惧,或者说是死亡。
一条浅红的痕在你的颈边轻轻划过,你睁大了双目完全不敢相信,但这却是真的。
我从衣兜里掏出张灰蓝的手帕,把那痕红拭净,久久地凝视着你。
你不要去问你是怎么死的,没有任何意义,尤其是在我的刀下。
每个人都会死,怎么死其实都无所谓,我的刀绝对公平。
我想,在你死之前,你应该也看见了:
—— 一朵芹花正悄然绽放。

1
K城,芹花连环杀人案,杀人者代号:杀手芹。
卓言用钢笔利落地写了这么一串文字。
什么是芹花?
芹菜开的花,就叫芹花。
芹菜怎么会开花?
芹菜怎么就不会开花?
这些问题有些无聊。
卓言和岑娜却不这么觉得。
卓言拿着验尸报告,眉头深锁。
半晌,岑娜问他:“你发现什么没有?”
卓言摇摇头。
这已经是第九十九起命案了,警方几乎出动了全部的警力追查了三年,依然是茫无头绪。
芹花连环杀人命案,把向来自我感觉良好的警察变成了白痴。
三年前的深秋,K城首富刘大万死在了自家的浴缸里。
三年前的清冬,K城著名的作家欧阳野死在了城郊的荒原。
两年前的早春,六十名警察丧身北山的坟场。
……
这一次死的人,也是个有名的慈善家。
卓言的神情很沉重,他说,我们基本上可以排除是团体作案。
岑娜说,为什么?
卓言分析,团体作案的话,不会玩这么多的花样的。
只有独来独往的罪犯才会费如此缜密的心思。
岑娜点点头,虽然卓言并没有把话说清楚。
而且我觉得这个罪犯的精神肯定有问题,卓言指间的钢笔晃了晃。
你说他是个疯子?岑娜一怔。
至少他的精神不会是正常的。
不过这一切也只是凭空的推断。
卓言合上文件,看着窗外,遥远的山头若隐若现。
“太可气了,你们这些警察都是干什么吃的?啊!”警察局里一个三十来岁的胖男人正狗血淋头地臭骂着。
一个管事样的人一直赔着笑,没人敢说话。
那人继续说,“不是我说你们,一个杀人犯,你们抓了三年!三年我马子都养了一大堆了!”
“李先生。”卓言走了过来,看着那男人。
那男人似乎也不敢得罪卓言,他说:“卓警司。”
卓言微微一笑,说:“李大公子的死我们都感到很痛惜。”
那人哼了声。
“不过请你放心,我们会尽快将杀人犯绳之以法。”
那人哈哈大笑,“我对一个三年连个贼影子都没碰到的警队太他妈放心啦!”
一众警察均露出不忿之色。
“怎么?不服啊,不服就去抓个贼给大爷看看啊!”又骂了串脏话。
卓言压着胸中火气,说:“李先生,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您还是先请回吧!”
那人大摇大摆地离去。
警局里的所有人相对无言。
“新闻快报,即时播报,欢迎收听新闻快报!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芹花连环杀人案日前有了最新进展。据警方透露,经过了近段时间的秘密侦查,现已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并已出动全部警力深入缉捕行动……”收音机播报新闻,卓言根本没心思听,他知道这样的新闻报道不过就是为了稳定社会人心而使的手段,每出一次事情都会用上一次,一个智商正常的人根本不会相信,说得难听点,这就是自欺欺人。
岑娜忽然发来一条短信,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文字,是:曼岛咖啡来。
不知道她搞什么?卓言振了振疲惫的身子,出门。

2
曼岛咖啡是这个中等城市里最出名的咖啡馆。
老板是个泰国女人,所以咖啡馆内的布置也极具异域风情。
于是有很多的小资都慕名而来,玩玩浪漫。
听说这里的女人很不错的。
岑娜穿了件低胸衣,卓言第一次发现,原来她的身材竟是那样的火辣,不禁愣住。
“怎么了?”岑娜笑意吟吟。
卓言镇了下神,说:“哦,没、没什么。你找我来这儿有什么事吗?”
岑娜嘻嘻地说:“一定要有事才可以找你吗?”
卓言沉默。
岑娜拉着他走进曼岛。
老板朝他俩笑笑。
他们在靠窗的一个位置坐下,点了两杯苏帕摩。
窗外,黄昏,残阳如血。
卓言出着神。
咖啡馆里响着慢摇音乐,橙红色的灯光把气氛渲染得很暧昧。
角落的情侣疯狂地接着吻,有一对儿的行为还无比劲爆。
卓言不由一笑。
岑娜端着杯浅浅抿了口咖啡,情状甚为优雅。
卓言说:“知道你现在一点都不像个警察?”
岑娜说:“这时候都下班了,我当然不是警察了。”说着,逼着卓言的双眼,“现在,我是个女人。”
卓言嗯道:“我从来没说你不是个女人啊。”
岑娜说:“现在,只是要加深你的印象。”
卓言想了想,释然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两个人肩并着肩,情侣般在细语呢喃。
这时一个人吸引了他们的视线。
这个人很奇怪,穿着宽大的风衣,黑如墨,戴着墨镜和帽子,仿佛上个世纪上海滩的黑帮。
他是一个人来的,在众多的情侣中间显得非常突兀。
只看他捡了个非常不起眼的位置,也不叫单,老板等人也不理他。
他开始翻报纸,还戴着墨镜和帽子,没有取下的意思。
过了大概两个小时,这个人离开,钱也没付。
“你就是让我来看这个人的?”卓言思索着。
岑娜点头。
卓言说:“这个人的行迹是蛮可疑的。”
岑娜说:“你知道他是谁么?”
卓言说:“是谁?”
岑娜说:“他就是蓝调调频的乔伊。”
卓言一惊,“他是乔伊?!”
岑娜说:“他就是乔伊。”
卓言暗抹了把汗,“没想到乔伊是这个样子的!”
岑娜说:“嗯,乔伊就是这个样子的。”
卓言笑道:“看来对电台的人还是不应该抱以过多的想象。”
岑娜说:“呵呵,没错。”
卓言说:“我一直认为乔伊长得像李彦宏。”
岑娜说:“谁知道像杜月笙!”
卓言笑笑。
岑娜蓦的脸一正,说:“那你有没有觉得乔伊……”
卓言也敛起笑容,说:“乔伊有点邪门。”
岑娜说:“就是邪门啊,不然怎么会把你叫来?”
卓言说:“你认为乔伊……”
岑娜说:“我只知道,乔伊,有精神病史。”


乔伊是K城电台最红的DJ,蓝调调频的台柱。
这个时代,收音机就是怀旧的象征,巧的是这又是个怀旧的时代,所以蓝调调频和乔伊就深入到了人们的心里,满足了一种情愫。
乔伊的声音有着金属的质感,相当动听,在夜色迷蒙的时分,夜色蓝调与听众见面,乔伊成熟、慵懒、磁性的声音开始安慰着每一颗寂寞空虚的心灵,想象中,他应该是个俊朗不凡的男子,如卓言所说,是李彦宏那样的男子。
只是没人知道,这个听众们认为的有着怀旧情结的成熟男士,其实是个精神病患者。
精神病的定义,即:由于丘脑、大脑功能紊乱及病变而发生的感觉、记忆、思维、感情、行为等方面表现异常的病。
精神病患者在各方面都异于常人,但他们往往又认为自己是正常的,并且拒绝治疗。
岑娜调查,乔伊的情况,属于人格裂变。
鉴于乔伊的身份和影响,这一切都是保密的,甚至乔伊的父母妻儿都不知道。
乔伊的治疗医师说:“他已经患病六七年了,病情不断在恶化,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
——六淫侵袭,七情内伤。
乔伊的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
卓言对岑娜说:“我认为乔伊和这个案子大有关联,”
岑娜称是。
卓言说:“你还知道更多关于乔伊的事吗?”
岑娜想了一会,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去找一个人。”
卓言待她继续,她说:“就是乔伊的妻子。”
很可惜,乔伊的妻子是个聋哑人。
走在城市跨江大桥,两个人都沉默着。
“喂!”卓言接听手机。
一个声音说道:“老大,不好了!”
卓言说:“怎么了?”
“蓝调调频的乔伊死了!”

4
线索再次中断。
原来乔伊也不过是个殉葬品。
乔伊的死因很简单,脑出血。
“莫非真的要让这个杀人罪犯逍遥法外?”卓言的情绪有些激动。
“请问卓警司在吗?”敲门声响起。
卓言请来人进。
来人携着个盒子。
卓言问:“你有什么事吗?”
来人说:“我来给你送个东西。”
卓言问:“是什么?”
来人把盒子交给他,说:“你自己看吧,我先走了。”
打开盒子,卓言打了个寒战。
—— 一朵雪白的芹花!
这是示威。
那个人早没了踪影。
卓言狠握了握拳。
第二天,来K城做巡回演唱的明星阿芸也不幸遇害。
第三天,卓言的上司王贵成老局长也遇害。
这样的事情又接连发生了十余起,人心惶惶。
岑娜被调往外地,卓言现在基本上算是孤军奋战了。
下午岑娜给他打了个电话,说要结婚了。
卓言心不在焉地答应着。

5
卓言的好朋友林俊正在写验尸报告。
卓言没有打扰他,绕门走开。
手机震动,他敏感的神经动了起来。
“卓言!”是岑娜。
“嗯!”卓言听出岑娜的语气不对。
“你快到曼岛!曼岛!”
卓言几乎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曼岛咖啡。
首先就看到几具面目全非的尸体。
其中一个,就是曼岛老板,那个泰国女人。
“是杀手芹!”岑娜惊魂甫定。
看到卓言,她才松了口气。。
卓言扶着她的肩,说:“看来他是和我们干上了。”
“变态的人,这么自负,真以为天不长眼?”岑娜说。
卓言说:“这正是他致命的缺点。”

6
北山一栋别墅。
两个人在窗前静立。
都三十来岁年纪。
一人说:“我想卓言是不会放弃此案的。”
一人说:“这家伙死脑筋,不必管他。”
“我要让这个城市里所有男盗女娼不得好死!”声音内涌动杀机。

岑娜为了此案,特地把婚期推迟了。
“这杀手芹会是什么人呢?”卓言自言自语。
林俊拿着验尸报告走过来,说:“这些死者的死因都是一样,被刀割颈而死,都有一道红色的抹痕。”
卓言道:“是个职业杀手无疑了。”
林俊说道:“抓住他的几率微乎其微。”
卓言倒抽了口凉气。
新上任的警察局长把卓言叫去谈话。
局长说:“卓警司,这个案子你不用负责了。”
卓言不解道:“为什么??”
局长说:“上头的命令!”
卓言知道争辩无意,只好维诺听命。
案子不用负责了,倒也落得清闲,可他心里却总不踏实。
曼岛咖啡没有倒闭,只是换了老板。
老板是林俊的大学同学。
卓言、岑娜、林俊在这里喝咖啡。
林俊说:“卓,你是怎么想的?”
卓言啜了口咖啡,幽幽地说:“我什么也没想。”
林俊愕然。
卓言说:“没什么好想的,该发生的总会发生,想也没用。”
林俊说:“你的意思是还会有命案?”
岑娜说:“这肯定,这个杀手芹已经上瘾了。”
林俊说:“可是上头却禁止调查。”
卓言说:“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把事件平息。”
岑娜看了看林俊,林俊低了下头。
卓言说:“我忽然觉得,杀手芹未必是我们想的那样。”

7
“死者生前可没有谁的屁股是干净的。”林俊半晌后说。
“而且据说这些人的死讯传出,很多的市民都拍手称快。”岑娜用瓷匙搅动着杯子,发出脆响。
“比如阿芸和乔伊。”卓言说。
阿芸是国内著名的歌手,两年前结婚,丈夫却在新婚之夜猝死,报警的就是乔伊。
K城的市民大多知道,阿芸其实是乔伊的情妇,芸夫之死谁知道是怎么的?
“比如刘大万。”
这个人经营地下钱庄,作奸犯科的老爷。
“比如欧阳野。”
作家往往好色,主要是所谓的作家,谁不知道他是K城红灯区的老大?
而那个泰国女人,则是个不可饶恕的人肉贩子。
……
“作为警察,作为法律,杀手芹罪无可赦。可是作为人……”卓言不想说下去。
林俊说:“那么你还查不查?”
岑娜说:“不如就这么结束吧。”
卓言说:“他还会继续杀人的。”
曼岛的老板走过来,淡淡地说:“我想,他杀了该杀的人就不会再杀了。”
——毕竟世界上好人比恶人多得多,只是该杀的人太多了,杀得完吗?

尾声
一个月后,岑娜在D城同相恋七年的男友结婚了。
卓言辞去了警司的职务,去了美国留学,他才28岁。
一切回复平静。
林俊突发心脏病去世。
陪伴他的是曼岛的老板。
卓言在某一年的清明回到K城拜祭林,曼岛老板与他不期而遇。
浅浅地打了个招呼。
曼岛老板说:“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对吗?”
卓言苦笑,说:“面对这个社会的丑恶,任何力量都是微薄的。”
曼岛老板说:“所以才需要正义和理想。”
卓言叹了声,说:“不管怎样,问心无愧就行了。”
曼岛老板从兜里摸出一件物事。
“芹花!”卓言惊然。
曼岛老板把芹花放在林俊的墓碑前,两人没有再说话。
光景轮换,这座孤坟被杂草覆盖,那朵芹花,经历风雨,远离着世间污浊,依然洁白如玉。

共 467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连环杀人案迟迟得不到侦破,案情一度陷入僵局,市民人心惶惶,最终却以上头的命令而被迫平息。一篇跌宕起伏、峰回路转的悬疑小说竟被写得如此唯美细腻又透出一股隐隐的侠士情怀。作品取材独特,立意大胆,文笔细腻温柔,写法也颇具特色,且带给人们意味深长的感受与启示。问好作者。【编辑:梦里无涯】
1 楼 文友: 2015-05-05 15:19: 6 问好文友。有人说当世是一个怀念侠士的时代,缺的是一股侠义豪情。然而,在面对现实社会的诸般丑态,又有多少人能够保持自己,并且不遗余力地涤荡污秽呢。文章立意深刻而大胆,但这种侠士情怀还是只出现在思想的世界里为妙。文友思维非常,且笔法独具特色,欣赏。祝创作愉快。欢迎继续投稿。
短篇栏目建立小说作者交流群,如有意,可加群共同交流、学习。群号: 42955 4 2
2 楼 文友: 2015-05-05 19:20:56 邀请作者赐稿丁香文学。 冷漠无法品读
 楼 文友: 2015-05-05 19:25: 9 呵,很有意思的小说,一个杀手和侠士一样,在法律与道德只见游走,却又凭借自身强大的能力完成了一次次暗杀,杀掉了很多大名鼎鼎而又卑鄙的人,这自然是让人拍手称快的事情!但现实却与之相反,法律是不会容忍这样的人存在的,及时他很强大,他也终究是死路一条!
文章情节设定的不错!文友加油!
4 楼 文友: 2015-05-07 20:26: 7 文章悬念四起,营造非常好的氛围。这样的一连串作案,警局都放弃了,主角作为一个小人物也无能为力。暗示很多,比如序言里,比如文中某两个人的对话 开放式结局多重留白,值得追味。
个感留白过多了,但大概这样正好反向影射了一些强大的人或事,高手们往往都是不着边际、踏雪无痕的,是没有对手的,你也许知道了,但也许根本不是这样。
另外:序言里以第一人称 我 的视觉来写,直接描写 我 的微笑和手里的烟,个感有些不太恰当。
再是,芹菜花这种花与咖啡馆里一应事物和人物冲击力非常强。
最后, 作家往往好色 这样的言论,会得罪很多人的哦。欧阳野抹黑了一票人啊。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得欢当作乐,斗酒聚比邻。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心脉痹阻证主要病因
手足麻木的相关疾病
热淋清颗粒功效
灯盏生脉功能主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