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网 > 时尚

捡脚印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00:29

“翠儿。”老赵头咽下最后一口唾沫,伸出枯瘦的黑了皮的手指喊。  那个叫翠儿的女人欠了欠身子,凑近了一点,额前的白发打着绺儿垂在耳后,干瘪的嘴唇一耷拉。拧出肝肠寸断的一句话,“他爹,有什么话你就快说吧!不然阴鬼就不让你张口了!”  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一听母亲说这话,就憋不住嚎啕大哭。老赵头的眉眼却突然间舒展,像窗外飘散的云霞终于要飘散,他要高兴他自己的,他按耐不住狂躁和激愤,他吭吭哧哧的咳了起来,“让,让,——让这几个小兔崽子出去,——翠儿来,靠着我!”  儿女们出去了,只剩下老赵头和翠儿了。忽然,他感觉他再也不能抑制自己了,他都要死了,谁也管不了他了,连老天爷都不行!他伸出干柴一样的手臂,紧紧搂住了翠儿的头,“翠儿,你要亲亲我,一定要亲亲我,我还要摸摸你,摸你的脸,你的乳,你的茅草地,还有你的小脚丫!我还求你一件重要的事,你帮我了,我才能安心走!”他一口气说完,竟然一点都没脸红,也没有停顿。  他的手在她身上游移,她的身子充满力量的绷紧又放松,一声接一声弱弱的呻吟,让她不能自持淌下眼泪,她想起了灾荒年月饿死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那些小可怜,怎么就死了哪?我们明明是应该有九个孩子的,九个,满满一炕头,真好!但人多嘴多,就没有吃的了,他们是为了让我们活下来才死的吗?那么一张张可爱的小俊脸!我的心头肉!她记得好像就是从那一年开始,她就开始骂他,骂他无能,骂他压根就不是一个男人!他只是沉默,把积攒的力量都用在了土地上,但土地还是填不饱肚皮,他不得不像年轻人一样,给人家盖房子,搬石头,运木头,活着的孩子们再也没有挨饿,念书的念书,成家的成家,后来赶上好年月,又都脱贫致了富。但他却干瘦干瘦的,50岁的时候,一跤跌在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躺在床上整整20年!谁知这20年他在想什么?她又骂了一句,“你个天杀的骚爷们儿,原来你念念不死,就为了这个啊!”  他呼呼喘气,说,“你看着我,我还要你帮我死!”翠儿说,“怎帮?”他说,“你捂住我的嘴,掐死我!我怕这回像上回像上上回一样,闹腾一阵我又活了,我实在是不想活了啊,你知道躺着是傻滋味吗,你知道不能走路是傻滋味吗,你知道看不到自己的脚印是傻滋味吗?我太想念我的脚印了,等我死了,我就变成一只黑鸟,日日夜夜抱着我的黑布鞋捡脚印去!”她摇晃着白脑壳,皱纹泛着黑光,“这是犯法啊!”他说,“你听我的,我愿意死在你面前,你不帮我,你对不起我给你的那些孩子,你不帮我,你就不爱我,你前生今世后生后世都对不起我!”  她哀哀凄凄的哭,伸出手又缩回来,他闭着眼睛,一副等死的样子。但她真伸不出手,她很自私,她守着他也是好的。他气得瞪圆了眼睛!突然她的手就像神给她使了劲一样,双手朝他的咽喉袭来,死死地掐住,只一用劲,他眼白一翻,眼珠儿一凸,软塌塌的脖子咯噔一声歪了,他就去了。  她喊着,“他爹,他爹……”屋子里响彻她的声音,窗外的霞光着了火一般,把归巢鸟儿的翅膀都染红了。她抖抖嗦嗦摸着靠近他的干柴手,就在刚才,这手还摸了她的身子!但她再细看那手明显在缩小,那脚也在缩小,身子也在缩小,脸也在缩小,立时没有了人!她禁不住喊,“他爹,你——”话音还没落,但见一只大翅膀的黑鸟呼地飞上她的头顶,啾啾一阵乱叫,抱起床底下的一只黑布鞋,擦着两边开着的窗棂儿飞向蓝天!  她悲号着追出屋外,但见霞光满天,风声寂寂,不见了踪影。儿女们丝毫没有注意那只抱着黑布鞋飞向蓝天的黑鸟,他们望着火一般飘散的晚霞突然就感到困惑了,说怎么霞光会这么红,明天会不会比今天更加炎热更加精彩啊?       共 148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结石具体症状有那些
黑龙江好的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