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网 > 星座

仙城之王 第三零六章 大船队

发布时间:2019-09-24 18:05:06

仙城之王 第三零六章 大船队

二十多天以后,叶默已经能在五百丈深处的海底勉强维持,肉身不被恐怖的水压压成肉饼,算是勉强达到了蓝袍老者的要求。

蓝袍老者有一个人族修士的名字,叫做徐泽海。

近一个月的相处,叶默虽然被折磨的生不如死,却对蓝袍老者极为感激。

叶默被封印了法力,强修体魄,几乎日日被折磨成重伤,有时候甚至濒临死地,距离鬼门关只有一步之遥。

有一次,他被十头一阶妖剑鱼戳得浑身是洞,险些血尽而死。

还有一次,他被三头二阶妖海螃,追了千里海域,险些陷入一个危机四伏的妖兽族群中。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只是让叶默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无论他的伤有多严重,也能被徐泽海在三个时辰之内救过来,恢复入初。

这元婴期的妖修底蕴,是叶默能够想象的。

这一日,正好是约好的一个月期限。

这片海域极为偏僻,数万里海域没有一处海岛,极少有修士出现。

而且,就算有人族修士偶尔路过,徐泽海也完全不会将其放在眼里,只有元婴期的人族修士,才会给他带来一些威胁。

这片海域,几乎没有徐泽海的对手。

让他略感欣慰的是,叶默的天魁霸体诀进展得极快。远远出乎他的意料。

叶默口头上表示对炼体功法不屑一顾,真正修炼起来,却是玩命一样。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叶默便能凭借着自身的体魄,在深海中,不依靠任何法力的情况下,轻松击杀十头联手攻击他的三阶妖兽。

要知道,三阶妖兽的实力,可是相当于炼气后期的修士,叶默却是已经能够徒手将其撕碎,这等境界,即使和那些天赋出众的妖修相比,也不遑多让。

如果不是叶默不愿意在这里多逗留,徐泽海还真想多留他一段时日。

叶默在海底深处的广场上,艰难的抵抗者千丈海水的恐怖威压,一拳一脚的施展战技。

如今的他,光是凭借着自身体魄,就能硬抗中阶灵器的进攻。

苦是苦了diǎn,叶默却慢慢感受到炼体的重要性。

早在三天前,他筑基六层的瓶颈就已经被打破,成功突破到筑基七层境界

更难能可贵的是,因为修为的突破,泥丸宫中的雷系光团,也在沉寂许久后,终于再次生了变化。

光团外围,凝成了一片片薄壳,这代表着,罡雷元剑即将进入第二阶段,孕育剑丸

剑丸一旦凝成,叶默御使飞剑的水平将会大幅上涨,飞剑的威力也会更加恐怖,五行三奇剑诀中的一些高深剑诀,他至少也能挥出五成的威力。

每日修炼天魁霸体诀,已经成了叶默的一个习惯,即便是到了最后一天,叶默还是要坚持把从此功法第一层中学习到的三套近身战技,从头到尾的演练一遍。

叶默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当年的荒岛,迎着海潮,一遍一遍的将手中的青光剑劈斩出去。

天魁霸体诀,一共五层,叶默日夜修炼,也只是修炼到了第一层而已。

这段时间,他根本没有功夫去修行五行三奇剑诀,没想到自身的元神却在这段时间内缓缓增长,在他毫无意识的情况下,悄然突破到了筑基七层。

一切都好像水到渠成般自然,叶默也才刚刚将天魁霸体诀的第一层彻底炼成。

叶默曾问过徐泽海,老头只是留下一句话,便摇了摇头不愿多讲。

这几句话,叶默不仅并不陌生,相反,他对老头説的这句话极为熟悉。

“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终归到底,不过是这句话罢了。”

叶默依然不解,这两句话,和他靠修炼躯体,却突破元神修为,到底有什么关系。

“徐前辈,这段时日来,多谢你的照顾了”不得不説,叶默在这段时间里,受益匪浅,对修行一途,有了更深的领悟。

“哪里哪里,不管怎么説,老夫的寿元因你而多了百年区区一diǎn小事,不足挂齿”徐泽海的神情淡淡道。

作为一名活了一千多年的元婴期妖修,平日里表现得一diǎn也不像那种高高在上的dǐng尖强者。

不过叶默却知道,如果因此小觑徐泽海,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就在不久前,一头结丹期的妖海蟒路过此地时,对此地群居的妖海豚动了心思,打算饱餐一顿。

徐泽海从海底巨石阵中飞掠而出,一掌重伤妖海蟒,随后又继续返回巨石阵看守安魂灵桑。

整个过程,都被叶默收入眼中,从从手,到重伤不可一世的金丹期妖海蛟,徐泽海只用了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

“非常抱歉,晚辈有要事,这一次确实该走了。日后有缘,必来看望”

叶默知道徐泽海确实是在真心实意的传授他一些东西。

“无妨,老夫身为妖族,无法修炼你们人族的炼体之术

仙城之王  第三零六章 大船队

。方才强留你这一个月的时间,看看究竟有何奥妙。这是你要的养魂木,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吧

徐泽海扔过来一个黑色木盒后,转身直接返回了石阵群。

叶默拿着手中的黑手木盒,心中感慨万千。

从离开李氏仙镇到现在,前前后后奔走了已经有快二年多的时间了,再这二年多的时间里,他历经千辛万苦,总算是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叶默冲着徐老头所在的石柱群,微微鞠了一躬,飞身离去。

从始至终,石柱阵中的徐老头没看过叶默一眼。

这也并非是徐泽海无情,只是妖族之间,本就没有人族那么多繁文缛节,该走就走,该留就留,从来不拖沓。

在石柱阵中央位置,徐泽海神色的凝重的盘腿坐在一棵无论枝叶还是树于,尽皆漆黑一片的古怪大树下。

这棵通体漆黑的古怪大树,正是徐泽海口中的安魂灵桑。

摘取了一截树于后,安魂灵桑短暂的失去了效果,环绕在安魂灵桑周围的至阴之气已经开始缓缓消散起来。

巨石阵所在的地面,也开始出隆隆的响声,激起无数沙石气泡。

“天罡镇魂,地煞安魄,定”

随着一声惊天怒吼,徐泽海口中念念有词,身形突然像闪电般在整个石柱中川行起来,每到一根石柱,就打出一掌法力。

一百零八根石柱,在徐泽海的掌力下缓缓挪动,并最终重新固定下来,爆射一道道黑芒,向安魂灵桑所在的位置汇聚而来。

“呜呜呜”

徐泽海耳中,传来一阵阵恐怖的声浪,紧接着整个巨石阵陡然一颤,便再度安稳如初,好像什么都没有生过一般。

徐泽海满脸大汗的站起起啦,神色不安的看了看地面,喃喃自语道:“此地阴气越来越重。这一次的动静,比上次可是大了许多,也不知道老夫还能镇得住多久”

叶默也非优柔寡断之人,离开这处海底深渊的海域后,驾驶着小船向着附近的血海战区三号海域驶去。

按照定位仪的记载,和得自龙昌派的海图,叶默估摸着怎么也要两个月的时间,才能抵达。

这段宝贵的时间,叶默也不想就此浪费掉。

每日清晨到午时,便将小船收入储物戒,只身潜入海底,dǐng住恐怖的水压,在海底中快潜行。

午时以后,叶默便放出小船,校正航线后,盘腿坐在甲板上,修行五行三奇剑诀,直到深夜方才返回船舱休息。

如此这般,小半月时间一晃即过。

这一日,刚过午时,叶默气喘吁吁的掠出海面,随手招出小船,正准备登上甲板继续修炼,神色突然一凛,目光中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如此偏僻的海域,居然也有人来?”

这段时间的修行,已经达到筑基七层的叶默,神识所能覆盖的范围增强不

此时,在他神识所能探查的极限范围内,正有一艘大型战船,飞快的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行来。

叶默本以为只是一艘战船而已,并没有太放在心上,通过之前一个月的海底修行,他在海底中的身手,远普通修士。

恐怕只有金丹期修士,才能够凭借着自身强大的法力,才能够在海底对他构成威胁。

大不了,逃入海底便是。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一艘艘战船接二连三的进入叶默神识探查的范围之内

“一共五十六艘,如此庞大的船队,他们这是于什么?”

叶默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浑身冷汗的僵立在了甲板上。

叶默在用神识探查这些船只时,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没有被船上的人员现,当他神识深入船队之中以后,立刻一股更加强大的神识席卷而来,借着他探出的这缕神识,很快就现了他所在的位置。

“金丹修士,没错,绝对是金丹修士”

虽然他的修为已是筑基后期,修行的也是不可多得的高深剑诀,但面对金丹修士,依然没有任何胜算。

大境界的差距,已经不是功法的高低和法宝的强弱能够弥补的了。

五十六艘战船气势汹汹的飞驶,离叶默也越来越近。

重庆治疗卵巢炎医院
临汾治疗白斑的医院
乌海治疗睾丸炎医院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能报医保吗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住院费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