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网 > 星座

愚爱

发布时间:2019-09-14 06:07:35
他坐在马路牙子上大口大口的抽着已经皱巴的不行的“老五”烟,脚底下横七竖八的躺满了烟蒂,有的还在倔强的冒着烟,散发着刺鼻的焦油味,似乎在控诉那个过早结束它们低贱生命的可怜虫。

他的前半生不抽烟。在他的意识里还未达到吸烟有害健康的高度,对于他这个乡巴佬来说,吸烟是件奢侈的事情。如果不是两年前家里发生的那场变故,如果不是家里两个女人整日的哭哭啼啼,他怎么也不会有机会享这个“福”。在他无数次的唉声叹气之后,他的一个老乡告诉他,来两口,你的心里会敞亮很多。

他信人。因为他是老实巴交的乡巴佬。于是他一包接一包的抽,希望自己的愁能随着这一股青烟一起飘走。



天儿早已入秋好几日了,但他依旧穿着白搭的汗衫。前面早已裂开了大的口子,一根根肋骨几欲冲破那张干黄的老皮,从这天窗逃离,逃离这具萎缩的人形。一阵凉风吹来,身边的人力三轮车上发出呻吟般的铃声,一团支离破碎的红线球随之在风中无力的左右摇摆。

“该死的破铃儿。”他伸手去拽那个铃铛。可是当手每次触碰到那团冰凉时,手却在半空中停住了,片刻之后,他使劲的将嘴里的烟狠命的摔在地上,看着烟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这样的动作在这两年里重复的已经不知多少回了。

铃铛原来是崭新的。是他第一次出车时,儿子送给他挂在人力车沿儿上的。儿子说,城里的车上都有这,保平安。他那时笑得很欣慰,儿子很懂事。



然而,今天,两个戴着大盖帽穿制服的人,出现在他那狭仄的出租房外,带来了他渴盼已久的消息——找到了失踪两年的儿子。



此时此刻,他就坐在那个找到他儿子的派出所外。不,确切地说,是抓到他儿子的派出所外。



“这怎么可能,他一向很乖的,怎么会去做这种事呢?”他双手揉搓着挂在胸前的白衫,那个口子越来越大。

“我们抓到他时,他正在撬一辆车的车门。”大盖帽如是说,口气冷得可以冰冻三尺。

“而且,这是我们第三次抓到他了。”大盖帽继续往他的心口洒盐。

“不可能。不可能警察同志,他才只有十八岁啊。他的胆子很小的。”两滴亮闪闪的清泪配合着颤巍巍的声音,浸湿了那张布满沧桑的老脸。早知如此结果,不如,不如,哎!他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嗯。”毕竟为人父母,大盖帽似乎被这景儿给触动了,语气缓和了一些。“据我们了解,你儿子行窃是因为没钱吃饭。至于离家出走是另有原因。”

“什么?他说他是离家出走?为什么?”他像找到了寻觅已久的宝贝一样,渴求的看着那个大盖帽。

“据你儿子交代。”大盖帽依旧一板一眼,“是因为你们夫妇太偏袒你们的小女儿了,所以选择了离家出走。”



“原来因为这。”他如释重负。突然,他又感觉到心口一阵闷堵。这次和平日的不一样,胸口压迫的要断了气。

“哎!谁让我们没钱呢?谁让你妹妹比你学习好呢?你怎么这么傻呢?儿子。”一把刀在他的心口一刀一刀的剜着。

“儿子呀!只要你妹妹考上了大学,我们全家就再也不用过着苦日子了,难道这两三年就熬不过来吗?”他头深深的埋进膝盖里,大口的喘着气。

“要是让你娘和你妹知道了你干的傻事,她们又该咋办呀!”他陷入到万分的愁苦中。“不能说。不能说。对!就说是打架。对,打架。”他似乎看到了黑暗后的曙光。像这样的谎言,他一生撒不过三次。



他推着那辆吱吱呀呀行将瘫痪的人力车朝马路对面走去。“你儿子保证下次再也不干坏事了。”大盖帽的话犹在耳边。

不管怎样,他是他和老婆子的儿子,闺女的哥。这次回去,不会再让他走了……

共 146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手心手背都是肉,做父母的又会不喜欢哪一个呢?只不过无奈的现实逼迫着他们必须有所选择,有所侧重,相信他们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也是痛苦而无奈的吧。小说没有激烈的戏剧冲突,但是对人物形态外貌动作的描写相当细腻,从而让人物让故事直抵心灵最深处。推荐。【编辑:上官欢儿】
1 楼 文友: 2010-10-14 21:0 :46 手心手背都是肉,做父母的又会不喜欢哪一个呢?只不过无奈的现实逼迫着他们必须有所选择,有所侧重,相信他们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也是痛苦而无奈的吧。小说没有激烈的戏剧冲突,但是对人物形态外貌动作的描写相当细腻,从而让人物让故事直抵心灵最深处。欢迎新朋友,希望你在江山玩的高兴,在评论部玩的高兴,O(∩_∩)O~
2 楼 文友: 2010-10- 1 15:01:18 在贫穷多子女的家族里他们成绩一般都很好,都十分珍惜上学的机会,可是学费可是好几位数字啊,作父母的要蹬多少天三轮车才能挣够啊 一直想流浪小儿流鼻血
安而康纸尿裤护理垫
热淋清颗粒作用
手足麻痹怎么治效果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