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网 > 星座

春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16:31

花红柳绿,蜂飞蝶舞。  窗外的美景,已无法打动春了,春感到自己的心已经死了,人言可畏;但她已经不可畏了,她在空间私人日记里写好了遗书。  她的同学去看她时,她的空间私密忘了关闭,那封遗书便被发现了。  春的心很坚决,语言也很犀利,无论同学还是好友,都纷纷败下阵来。  远在外地的雨是她最好的中学同学,在劝说也无济于事之后,雨通过网络向好友冬发出求助。    离生日越来越近了,春决定在那天晚上到那边去和因公牺牲了的丈夫团聚。  春已经两天没吃饭了,想到今晚就要离开人世,泪水再一次涌了出来。  “你就学那愚妇殉情吧,让自己的亲朋痛不欲生!想想雨吧,患了绝症还这么关心你,你忍心吗?你好自私!”白天里冬的骂声清晰地回响在耳边。  想到雨,春心里咯噔一下,她知道雨有病,但没想到竟然是绝症。她顾不得擦掉眼泪,立刻拨通了雨的手机。  雨的声音有气无力,春急得哭了。她决定把雨接到这儿来,让青山绿水放松雨的心情,让美好心情延缓雨的病情,同时为雨在当地寻找偏方。  春打开电脑,正查找着各大医院的治疗情况,手机响了。“妈妈,快来救我,我在医院!”  “孩子,怎么了,别着急,慢慢说。”春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很着急。美是同事的孩子,却一直叫自己妈妈。  心急如焚,可偏偏走起来那么吃力,走上医院四楼时,春大汗淋漓,感到都快要虚脱了,她这才想起来自己没吃饭。  “孩子,得了什么病,怎么不早点儿和我说呢?”春气喘吁吁地问,“你爸爸妈妈没来吗?”  “妈妈,你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你病了吗?”美瞪大了眼睛,“我要做手术,可是我害怕。”  “孩子,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不要叫我妈妈。”春平静了一下说,“你哪里不舒服?用的着做手术吗?”  “妈妈,我要做双眼皮。”美笑嘻嘻地道,“我什么时候能和你一样漂亮就好了!”  “你这孩子,就知道臭美!”春有些气恼,但仍很平静,“孩子,要把精力用在学习上,少让你爸爸妈妈操心!”  “妈妈,我让你做我的妈妈!”美嬉皮笑脸地说,“我超级同意爸爸娶你。”  “不要瞎说!”春生气了,她想到了前些天的事就心痛。    那天是周日,她正在浏览空间,电话响了,看到是陌生电话,春还是礼貌的接了,谁知道电话里却是近来一直纠缠自己的美的父亲。  一想到那副馋涎欲滴色迷迷的样子春就感到恶心,何况自己平时就十分厌恶那种不学无术、夸夸其谈、溜须拍马、左右逢源的小人;因此春连想都不想,直接拒绝了美父。  “宝贝,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那个女人嫉妒你,我天天回家打她,现在已经给你腾出位置了!”美父涎皮赖脸,死缠不休,“你跟了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你不要再打了”春忍住怒火,“我的心已死,请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美父恼羞成怒,“看上你是瞧得起你!乖乖的出来陪我吃饭去!”  “闭嘴!”春忍无可忍,关了手机。  “砰砰砰!楼下响起了急促的拍门声,同时还伴着声嘶力竭的喊叫声,“赶快给老子开门,否则不客气了!”  “不是喝醉了,就是疯了。”春想,“我不理会他,一会就走了。  可是拍门声、喊叫声越来越急,春冲到厨房,拿起菜刀,却听到“啪”的一声,阳台玻璃碎了。春疯了一般冲了出去,挥刀砍去……  门外聚集了好多看热闹的人,人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哼,平时看上去有模有样的,原来背地里勾搭男人,真没想到……”  “就是啊,,不守妇道也要隐秘一些啊!都让人找上门来了,真丢人!”  “听说不止一个呢!好多男人都围着她转呢!”  ......    几个好心人夺下了春手中的菜刀。  美的父亲见势不妙,就逃之夭夭了。  春气得七窍生烟,她告诉雨,她要杀人;她告诉冬,感谢他对自己的关心,以后不用了。  冬莫名其妙,一头雾水。反复追问,春才告诉他原委。冬整整和她聊了一下午,春才放弃了去杀美父的念头。  第二天上午,春忙乎了半晌,才把工会主席交代的任务完成。回到单位办公室,还没坐稳,美的父亲就进来了,“春,都像你这样晚来,公司不早就黄了吗?你什么工作态度,不想上班就辞职!”说完摔门而去。  “欺人太甚!”,春一拍桌子,就要冲出去,同事死活拉住了她。  回到家里,春又是气恼,又是伤心。无耻纠缠,街谈巷议,已使她痛不欲生了;打击报复,流言蜚语更使她濒临绝境。于是她对着亡夫的遗像,流了一宿眼泪后,决定一了百了。  “你来干什么?”一个胖乎乎的妇人站在春的面前,打断了春的沉思。看着那张皱褶中都充满怨气的脸,春忽然有些不忍,她决定找机会一定促成他们复婚。于是春搭讪了两句就离开了医院。  春实在是饿极了,回到家里胡乱吃了几口东西,又打开了电脑,她一定要救雨。  翻看网页,查找信息,不知不觉天已黑了。妈妈打来了电话要她回家过生日,她心里一惊,啊呀,我怎么忘了,今晚就要去找他了!于是她便对妈妈说今晚有朋友替自己过。  灯火通明,车来人往,春走在大街上,心却静不下来。  春信步走进一家餐馆,要了一瓶酒,一扬脖,一口气喝下,要的两个菜动也没动,就趴在桌子上了,那服务生吓得瞪大了眼睛,半晌说不出话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春悠悠醒来,那餐馆里的服务生满脸诧异地看着她结完了帐,目送着她走出餐馆。  街上依旧灯火通明,车辆却已稀少。凉风吹在脸上,春清醒了不少。  冬的骂声忽然又回响在耳边,她心里一惊,我是怎么了?怎么老是想到他?是啊,我要是这么死了?爸爸妈妈怎么办?儿子怎么办?雨怎么办?冬以后在网上再也见不着我会怎么样?  想到冬,春心里忽然有了一丝暖意。这些天来,每天陪着自己,没白天没黑夜的陪自己聊天,千方百计的劝自己吃饭,我怎么忍心一个人走了呢!  春在桥边坐了一会,忽然想,今晚要是冬来陪着自己多生日该多好哇!春拿出电话,想给冬打个电话,这时才发现手机没电了。  春回到家里,头疼得厉害,她倒在床上就沉沉睡去。  春做了一个梦,梦中,那人深邃的眼睛,坚毅的嘴角,牵着自己的手,涉水而走…… 共 242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不同时期前列腺结石的症状
黑龙江治男科最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专治癫痫研究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