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网 > 育儿

绝世邪君 第四百九十一章 画龙点睛_1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7:58

绝世邪君 第四百九十一章 画龙点睛

.

轰隆。

秦石和栾慕华的针锋相对下。彻底掀开了北方区域。空前绝后的惨烈战争。怒吼声。嚎叫声。哭喊声。声声不绝。

沧海齐月。落崖惊风。

两方大军。刀剑相向的沿着云雾弥漫的山巅决战。姹紫嫣红的灵光。在数万名的弟子举手投足间涌起。相聚交融。造成的可怕力量。就连万米高的山峰都为之颤上一颤。

秦宗一方。虽说人数落于下风。而胜在愤怒下涌起的士气。加上秦石从东方区域携带回來的玄兵利器。和四阶。五阶。六阶的武学。这些连焚天宗都要望眼欲穿的珍宝。令其反而取得绝对性的优势。

而在这其中。要数邱雕。小米彩等人。和焚天宗六名天境长老的交手最为壮观。.。惨重。

天境。顾名思义。堪比青天。

每一次触碰。光是溢出來的余威。就足矣将焚天宗门外。数百丈高的巨大石碑碎成齑粉。半壁有余的焚天宗化为灰烬。

而在这等鲜血弥漫的战场下。栾慕华和秦石两人却久久不动。一个负手于大殿之上。一个虚空踏于苍穹。眸心下皆是透露着可怕的寒意。像一把隐藏在剑鞘下的尖锐利剑。随时都可能划出剑气。刺出一般。

巧合的是。在两人附近的百米。如同一个真空的地带。数万人再怎样交锋。都绝对不会接近这里。

而诸人殊不知。在这看似平和的两人之间。一场惊世骇俗的抗衡已经拉开帷幕。一场真正的巅峰对决。.

嗡嗡嗡。

骇人的灵威。从两人的身前。滚滚攀升的涌出。像一层一层的江河一样翻滚不停。不断的摩擦出各式各样的火huā。形成硕大的气浪。

“臭小子。一年前。我能将你逐出北方区域。一年后我一样能。甚至杀了你。”

捏着拳。栾慕华低吼一声。掌风突然摊开。一道赤红色的火苗。像离玄之箭一般。在白皙的指尖一弹。砰一声刺入〖中〗央交错的气浪里。

“吼。。”

无形的气浪受到赤色火苗的染指。像是干柴遇到烈火一般。轰一下燃烧起百丈高的火云。火云像浪huā一样一番。一头健硕的猛虎从中窜出。怒吼一声。.。利爪下踏着云霭。扑向秦石。

盯着不断逼近的猛虎。秦石坦然自若的紧了紧黑袍。旋即袖筒间一抹淡紫色的灵光压缩。一直压缩到拇指大小。如一把利剑一般。冲着猛虎的眉心扬去:“呵呵。一年前。你确实能将我逼出这北方区域。而这一次。却是不能。我早就说过。我已不是一年前的我。这一次要死的人。是你。”

砰。

紫色的利剑撞在猛虎身上。猛虎身躯不由僵持一下。而紧跟着旁边的气浪像是受到诡异的召唤。咻一声以利剑为中心。形成一个硕大的漩涡。

漩涡中的空气密度压缩。一点一点变成淡蓝色。〖中〗央的紫色利剑以一点之势。升起硕大的海柱。像是通往天庭的阶梯。。

海柱刚铸成。一头紫色的蛟龙虚空演化。旋即如初出海面一般。缠绕着海柱而上。彰显出前所未有的凶残。血口下的两颗獠牙。冲着猛虎的脖颈咬下。

轰隆。

一龙一虎。龙争虎斗。

数百丈的苍穹。顿时被两者占据。就连之前在其中交手的玄灵境。天境大能。一时间受到余威的克制。竟然都不得不放下身形。将战事拉倒地面。

“这真的是人的力量吗。”惊喊一声。凌霄为首的仰起头。盯着两尊威震八方的龙虎。露出一抹动容

骇然的目光。伴随着天际上两尊霸主的争斗而汇聚。一团一团可怕的涟漪。如波澜不惊的海面被巨石引起的水纹。朝着四面八方晕开。.

水纹不断扩大。像一个硕大的八卦图。一侧是赤炎色的烈火。一处是紫幽色的骇浪。分庭抗礼。触目不断。

“好小子。能凭玄灵境达到这种程度。不得不说你这一年。确实是进步不少。可光是这样。一层天境或许会畏惧你几分。对于我來说。却毫无作用。”栾慕华目色一变。玉手正对着猛虎。猛然用力的捏合。

“吼。。”

爆响连连。受到栾慕华的操控。猛虎声色厉荏的怒吼一声。以丛林之王的姿态挺起胸膛。冲着蛟龙就欲要咬下。

“是吗。那这样呢。”

秦石淡淡一笑。掌心突然背到身后。而就在下一霎。蛟龙剧烈的颤了颤。.本來空洞无神的龙眼。一刹那间就像是画龙点睛。竟是闪烁过几道精光。

精光一现。蛟龙相比起刚刚。可谓是性情大变。动作显得十分老练不说。无论是进攻的速度。或是躲闪的反应都变得异常娴熟。

砰。

一次碰撞。趁着猛虎退后之时。一个不经意间。蛟龙借势而起。用力的甩动下龙尾。泛起一道淡紫色的光圈。光圈咻一下扩大。一下将虎躯牢牢的捆绑。然后绕过锋利的虎爪。死死的缠住猛虎。勒住猛虎的脖颈。

突如其來的举动。令情势迅速的颠覆。不少人露出惊骇之色。刚刚蛟龙的动作。简直堪称绝伦:“不是吧。竟然能将灵力操控的这般出神莫测。这还是人吗。.”

“这真的是玄灵境吗。就算是天境。怕是也不过如此吧。”

要知道。将灵力具象化。本身就需要非常雄厚的底蕴支撑。而在如此庞大的消耗下。能够令蛟龙这般的伸缩自如。简直就是妖孽。

栾慕华也是面色一沉。感觉到几分不可思议。凝视着紫色蛟龙。蛟龙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像是灵化的虚体。倒像是拥有神智和生命的活物。

“是精神力。”浑浊的老眼一瞪。朴泉突然悚道:“我懂了。从头到尾。秦石那小子根本沒有操控这只蛟龙。”

不少人不解的望向朴泉。秦私雨带头的问句:“师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石头在操控。难不成是这蛟龙自己在攻击。.”

朴泉沉默许久。才平复如江洪泛滥的心潮。长嘘一气。点头道:“嗯。如果我才的沒错。秦石应该是将灵力具象化。然后操控精神力。附于这蛟龙神智。现在的这只蛟龙。除了沒有肉身。和真正的生命并无两样。”

“竟然有这种事。”

听到这话的人。同时倒吸了。冷气。目瞪口呆的盯着紫色蛟龙。

这意味着什么。就是说。秦石活生生的捏造出一只。拥有神智的蛟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秦私雨则是震撼的愣在原地。不敢置信的道:“师父。这怎么可能。灵力和精神力。向來是水火不容才对。徒儿在使用精神力时。根本无法操控灵力。。更不要说是将两者结合了。”

或许别人不知道。而身为符魔师的她。却是真切的清楚这一点。

凝重的沉默一会。朴泉摇头道:“按常理讲。灵力和精神力。确实是水火不容。但我想如今秦石操控的精神力。应该已经不是寻常的精神力了。”

“不是寻常的精神力。那是什么。”

“灵魂之力。”

“灵魂之力。”秦私雨蹙了蹙眉。

朴泉满是无奈的点下头:“嗯。灵魂之力。是从精神力中淬炼而出。并且凌驾于精神力的独特力量。”

“如果是灵魂之力的话。想要结合灵力。倒也不难。只是这灵魂之力。就连我也只是在我师父的身上见过。.想不到。一年时间。他的符魔师修为。竟然达到了这种恐怖的程度。”

说到这。他的老脸失神。苦笑的摇了摇头:“看來。我们还是小瞧了他。这小子的前途将是无可限量啊。”

得知此事。秦私雨咂了咂舌。自从拜朴泉为师。朴泉从未对任何人。露出过这种神色。和赞叹。

意识到这点。她仰起头望向在上空负手而立。嘴角始终挂着浅笑的黑袍少年。再回想起曾经那个在秦家。玩世不恭的少年。心里莫名的感觉到失落。

三年前。秦家族比时。秦石还尚且需要借助手段才能够战胜她。而转眼三年即逝。两者之间的距离。却是在不经意间。越來越远。远到只是想想。就让她感觉到如坠落深渊一般。无穷无尽。

捏紧粉拳。秦私雨咬牙道:“师父。有一天。我一定会超过他。至少在符魔师的修为上超过他。为您争光。”

愣了愣。朴泉老眼失神。揉了揉秦私雨的秀发笑道:“傻丫头。能有这份心。老朽就知足了。可莫要意气用事才好。”

“嗯。”认真的答应一声。秦私雨的心底。却是想起三年前的往事。炽热的美眸锁定秦石:“有一天。我已经要超过你。这样才能够离你更近一些。”

轰隆。

猛虎在蛟龙狂野的攻势下。终是不及的败下阵。砰一声化为一道一道燃尽的枯灯火苗。摇摇欲坠。

望着蛟龙胜出的模样。秦石神色带有几分狰狞。冷道:“栾老狗。我看你现在。还敢说毫无作用吗。别急。尚未结束呢。”

“嗯。”

娇容一愣。然而随之。蛟龙硕大的躯干一缩。一个疾驰的伏击。在空中划出一行紫色。冲着栾慕华的眉心刺下。

突然的变故。栾慕华连忙起手。在面前汇聚起三千的光宇。光宇成淡淡的红色。牢牢的将她护在其中。

轰隆。

巨响一声。蛟龙狠戾的装在光宇上。趁此机会。秦石再度对蛟龙进行操控。竟生生将其剥离成两部分。

一部分继续进攻。一部分竟化为跳动的紫火。紫火不断的燃烧灵力。竟令本來牢固的光宇。一下子变得稀薄几分。咔嚓一声。浮现一道裂口。

“破。”

裂口一出。秦石暗呼时机到了。低喝一声。黑袍虚空一挥。蛟龙直接溃散成万千的灵光。一道头发丝粗细的紫芒。如利剑一般。顺着光宇上的裂口。咻一下就刺入其中。

砰。

闷响一声。一阵一阵的尘沙在大殿前方散开。旋即在烟雾散开时。栾慕华铁青着脸的矗立其中。在她的袖口上。有一道肉眼可见的划伤。一滴一滴的鲜血。嘀嗒嘀嗒的落在尘埃中。

望见这幕。全场戛然间安静下來。

栾慕华。竟然受伤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地址
怎么去北京五洲妇儿医院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的地址
如何去北京五洲妇儿医院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详细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